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星声星语 >

外企巨头被指“示威”集采:报价超出最高限价,集体退

发布日期:2020-08-24 07:53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20日,有医药界“高考”之称的国家集采喧嚣了一整天后落下了帷幕。本轮集采共涉及194家企业354个药品,440亿市场规模,几乎是前两轮集采规模之和。

此次产生拟中选企业125家,拟中选产品191个,拟中选产品平均降价53%,最高降幅95%。其中,拟纳入56个品种,最终55个品种采购成功。

平均降幅过半,药企厮杀再度进入白热化。但诡异的是,在这个分寸必争的战场上,却有一批企业佛系报价,放弃竞争。

默沙东以超出限价1.56倍放弃地氯雷他定口服常释剂型竞争;罗氏以超出限价2.23倍放弃卡培他滨口服常释剂型竞争;礼来以超出限价1倍放弃奥氮平口崩片竞争;更有甚者GSK的拉米夫定基本维持原价,超出限价80倍有余。

上一轮集采拜耳阿卡波糖报价0.181元/片的自杀式降价冲击尚未消散,这次外企巨头们却选择无视联合采购办公室给出的最高有效申报价,报出了比最高有效申报价高出几倍、几十倍的价格,外企巨头们怎么了?

外企巨头集体放弃竞标

从中选结果看,进口药品只有两个中选,其余全部出局。而且在报价上,15款药品是超限价竞争,并没有表现出降价诚意,甚至被业内人士指出存在“示威”之嫌。

例如默沙东以超出限价1.56倍放弃地氯雷他定口服常释剂型竞争;罗氏以超出限价2.23倍放弃卡培他滨口服常释剂型竞争;礼来以超出限价1倍放弃奥氮平口崩片竞争;更有甚者GSK的拉米夫定基本维持原价,超出限价80倍有余,

从联采办发布的规则来看,只有单位申报价格小于或等于最高有效申报价,这个申报价才有效。这也意味着,上述跨国药企的报价基本作废。

一位参与了现场投标的企业人士表示,外企巨头集体放弃竞标的原因可能是,对于它们而言集采品种都是专利过期原研药,基本属于其存量市场,从以往经验来看,降价入选即使保住了市场利润仍然大幅降低。

拜耳阿卡波糖自杀式降价的案例也似乎印证了这一点。拜耳在2020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表示,糖尿病药物拜唐苹(通用名阿卡波糖)全球销售额下降了73.8%,这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中国市场实施了带量采购政策,拜唐苹销量的增长无法抵消药品的大幅降价。

与之成鲜明对比则是辉瑞。2018年底,辉瑞的明星药物立普妥和络活喜在第一次4+7带量采购中出局。2019年9月的4+7扩围带量采购,辉瑞这两个品种同样没有中标。

但在2020年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中,立普妥和络活喜在中国的销售却同比取得了较大幅度增长,销售额上看已经恢复到了集采之前的水平。

另一位医药界人士告诉记者,外资药企需要权衡药物国内外定价差异,总部很难授权其开极低的价格竞争集采,降价幅度无法与国内企业保持一致。同时其强势的市场地位确让其在失去集采市场后能支撑一段时间,而非像很多国内企业一样不进集采就是死局。

但不可否认的是,集采常态化、规模化的趋势不可逆,外资巨头也无法改变,失去集采市场的它们将如何应对?

加速剥离拆分业务

分拆成了很多外资药企的首选。

本次“弃考”默沙东正是今年第一个公布拆分计划的外资巨头。今年2月,默沙东公布将于2020年开始剥离其女性健康产品、成熟产品和生物仿制药产品,成立一个新的独立上市公司。默沙东将保留肿瘤、疫苗、院内产品和动物保健这些具有关键增长点的产品。

与默沙东几乎同时公布拆分计划的还有GSK。2月5日,GSK宣布了为其两年的拆分计划,将分拆为两家独立公司,一家为专注基因和新技术用于免疫系统相关科学领域研发的生物制药公司,另一家为在消费者保健领域的领先公司。

实际上,GSK拆分早有预兆,2018年12月,辉瑞和GSK就宣布将合并两家的消费者保健业务,同时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还宣布在保健业务合并完成后,GSK将分成两部分,一为处方药和疫苗,另一个为OTC产品。本次宣布的拆分其实是2018年的延续,也更为清晰。

两家巨头不约而同选择将专利过期原研药业务剥离分拆,保留的都是未来市场前景广阔的肿瘤、免疫领域等领域。

集采对外资药企的专利过期原研药业务冲击日趋显著,未来分拆这部分业务可能会成为外企巨头的常规操作,一位医药分析师如此表示,蓝鲸财经将对其持续关注。